第二百二十九章 完结

小说:修士日常生活作者:戴代更新时间:2019-05-19 19:45字数:762669

灵堂内忽然大风咆哮,吹尽了烟雾。

任芳和杨蕴秋同时出手,把杨艳和朵朵护在身后,至于其他人一股脑地全给卷去门外,死应该是死不了,可摔一个头破血流,恐怕免不去了。

狂风渐小。

付梓立在半空,一身的衣服破碎,脸上发黑,头发炸起,手腕上一对儿当年文帝赠送的九品护身法器,也寸寸碎裂,落地。

杨蕴秋冷下脸,一瞬间左手里又出现一个火箭筒,同时发射了两发火箭弹,付梓是真怒了,不但不逃跑,反而猛地向他们这边冲来。

这一招确实厉害。

如果只有杨蕴秋自己,当然能跟他周旋,可这里还有杨艳和朵朵,还有其他官员在,火箭弹一旦爆炸,那说不定会误伤。

他再厉害,也护不住所有人。

杨蕴秋皱眉,终究没有引爆,合身而上,终于和付梓正面交手。

众人只看术法流光四射,两个人简直都是拼了命,毫无保留地施法,而且施法手段,法术的运用,居然还很有些相似之处。

任芳的眉头蹙了蹙:“当年大国师可是毫无保留地教导付梓,不但家中典籍,向他开放,还为他搜刮了不知多少秘籍秘术,现在,付梓,你竟然将这些手段,用到他的儿子身上吗?”

付梓一言不发,攻击越发猛烈,双手摊开,厉声喝道:“能死在弥陀星空之下,你该庆幸都市之兽王TXT下载!”

一瞬间,天空好像低垂,竟直直地压下。

连任芳都感觉到无边威压,气息不稳,更别说直面这法术的杨蕴秋,他的视野被无数的星光占据,似乎天上的繁星都冲着他而来。

付梓是九品高手,杨蕴秋施法速度再快。知道的法术再多,光凭境界碾压,他就无法和付梓正面对抗,任芳不忍地闭眼。心下暗道:付梓在自己眼前杀死了静亭的孩子,轮回路上,不知道她该怎么和静亭说?

“秋哥!”

杨蕴秋猛地回神身形一闪,竟然在法术的笼罩下消失,连同早就受不住昏过去的杨艳和朵朵,一起消失不见。

任芳吓了一跳,下一刻,却看见他又凭空出现在付梓的后面。

“小心了。”

这一声却是提醒任芳和付宁的。

两颗火箭弹冲天而起。

付梓也是一怔,就这么一瞬间,两颗火箭弹却是再也打不开了。他毕竟未到长生久视的地步,尚不能飞天,身上也没有瞬移的法阵。

涉及到空间和时间的法阵,在这个世界上,恐怕只有杨家父子能够制作的出来。

付梓反应也极快。一瞬间就迅速倒退,拉开距离,一层一层,沉着地布置阻挡结界,杨蕴秋二话不说,又是两颗火箭弹。

轰!

这一次付梓终究没有挡住!

哐当!

付梓满身鲜血,落到地上。口鼻眼睛耳朵,都开始大股大股地往外面喷血,未来科技制作出来的高能武器的威力,对决九品修士,终究占据上风。

但他还没死,一息尚存。

杨蕴秋取出一把军刀。还未上前,付梓却醒了,他勉强抬头,看向半扑过去,跪在他面前的付宁。伸手抓住他的手。

“儿子。”

付宁一怔,双目隐隐发红。

杨蕴秋脚步顿了顿,连任芳此时也没有讽刺挑衅。

“儿子,你过来,爹有话跟你说。”

付梓气喘吁吁,神魂都开始灰暗。

杨蕴秋一眼就看出来,他本来凝练内敛的神魂,竟然有破碎的趋势,其实,九品修士的神魂,按说不应该如此脆弱的。

大概是付梓修行的,终归既不是正道,也不是真正的魔道,而是走入了岔路,他早在很久以前,就注定了没办法修成正果。

付宁略有些迟疑,闭上眼。

付梓叹气:“我承认,你是况风的亲生儿子,但这么多年,我也是真心疼你,把你挡亲儿子看待,现在,现在,谁能说,你不是我的儿子?”

是,他在付家长大,他只知道自己叫付宁。

付宁终于忍不住,伸手抱住父亲,低下头去。

付梓的脸上露出一抹笑,灿烂无比,忽然一用力,搂住付宁的肩膀,给了他一个大力的拥抱无尽召唤——废材魔法师。

任芳转头,竟然有些不忍看,当年她和杨静亭,况风,还有……付梓,经常在一起研究术法,互相学习,那些日子,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。

付梓抱着付宁,越抱越紧。

杨蕴秋也不觉有些难受——哪怕是凶神恶煞之辈,也……不对!

他一个跨步,奔过去抓付宁的衣服,却被忽然而来的巨力挡开,踉跄了一下,皱眉看着付梓冷冷地把付宁推开,站直了身体。

他还没有痊愈,但伤势明显不是刚才那样严重。

杨蕴秋本能地先去看付宁,就见他趴在地上,无声无息,生死不知。

“付宁,付宁。”

任芳咬牙,狂怒:“付梓,你究竟对他做了什么?你还是不是人?你养了他这么多年,难道就一点儿感情也没有?”

付梓叹气:“怎么会没有?如果当真没有,你以为阿宁还能活到现在?我可是很珍爱他,甚至都决定不再他天生剑魄的主意,只要杨家的宝贝儿子能助我长生久视,我甚至愿意解开他身上的禁制,让他正常度过自己的一生。”

任芳愕然。

付梓笑意更浓:“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。”

任芳气得一剑刺出,穿过付梓的身体,却一点儿感觉也无,“这……”

“是风遁术。”

杨蕴秋皱眉,“他逃了……我去追,任谷主帮我照看阿艳,朵朵和付宁。”

他一挥手,阿艳和朵朵又出现在房间里,人事不知地躺在地上,杨蕴秋觉得,这事儿还是不要继续牵连她们为好。

“任谷主,等阿艳她们醒来。麻烦您转告,让她们回善明学堂等我,我办完了事情,就去接她们回家。”

风遁术虽然准备起来需要花费些时间和力气。但速度却是所有遁术中最快的,现在还不知道那个家伙逃到什么地方,杨蕴秋觉得自己可能要耽误一点儿时间。

不等任芳点头,他让娃娃控制飞船,整个人便如上了弦的箭一样,飞出屋子,结果才出去,又硬生生折返,落地。

扑通!

付梓被五花大绑地扔到了地上,他眯着眼抬头。一向略微带着冷气的脸孔扭曲,咬着牙,整个人都带了浓重的煞气。

杨蕴秋一眼就看到了一件大红的长袍。

任芳吓得蹬蹬蹬后退了好几步,靠墙而立,指着那个红袍人:“你。你你你……”

“好久不见,美人!”来人轻笑,“你虽然老了,却是徐娘半老,风韵犹存,若肯与我共度春宵,我给你百年寿命如何?”

是阿罗。魔君阿罗。

杨蕴秋抬头,他现在可能早就不再只是魔君了。

“魔君……”

“叫我阿罗。”魔君阿罗饶有兴趣地看了杨蕴秋几眼。

杨蕴秋一点儿都不觉得别扭,他如今的胆子也练大了,事情到了如今的地步,经历了这么多,看样子付梓的神魂还遭受重创。血仇已报,他还有什么好怕?

于是便从善如流地改口:“阿罗,我觉得你恨熟悉韩娱之天生缘分全文阅读。”

“当然熟悉,你知道我为了让人双魂合一,为了能打通位面壁垒。花费了多大的力气?我又不像你爹,天生好运气,随随便便就能窥破空间和时间法术,在我达成长生久视之前,可连半点儿边也沾染不到。”

阿罗一边叹气,一边抱怨,“小子,总算等你把事情办完了,怎么样?爽不爽?把你爹的荒种完全融合了吧?”

杨蕴秋点头。

没错,早在一开始知道父亲因何而死的时候,荒种就像失去了执念,彻彻底底地融合入他的神魂,再没有那种让人吐不出来的异物感。

“来,杀了他,然后老老实实去修行,地球也好,延国也罢,要不然你去周游列国,告诉你,秦国的大长公主就是你爹的红颜知己,那小模样,简直美的不行,还给他生了个儿子呢。”

杨蕴秋:“…………”

晴天霹雳!

随随便便扔下炸弹,这个……魔,还真是不拘小节。

“你想做什么?”

阿罗一笑,他笑起来,当真是魅惑众生,那是超越男女的美丽:“我想做什么?你猜?”

杨蕴秋猜不出来,于是不理他,看了看付梓,他睚眦目裂,整个人都衰老不堪,脸上肉眼可见地出现皱纹,头发也大把大把地脱落。

魔君阿罗击碎了他的神魂。

彻彻底底。

他已经是死人了,而且是永远无法入轮回的死法,死得干干净净,之所以还有一口气,那是阿罗故意留了一丝魔气在他体内,只为了让杨蕴秋亲手杀他。

杨蕴秋却不想再动手,事已至此,他就算多活几日,只能多承受几日痛苦。

走过去,把付宁扶起来,仔细看了看,只觉得付宁体内空荡荡的,也冷的厉害,到还有呼吸,抬头一看,任芳低着头,死活不肯往这边走,显然对阿罗忌惮万分。

阿罗笑了:“不用担心,我不会让你的心留下缝隙破绽,你这个‘朋友’身上的禁制已经让付梓刚才吸食魂魄力量的举动破除了,现在让他回焚山,安安心心地潜修十年,自然恢复如初。”

十年?

不用担心?

似乎看出杨蕴秋的想法,阿罗脸上的笑意更浓:“十年算什么?我培养你,小心浇水,不敢靠近,时刻保护,一折腾就是二十多年,而且还只是刚刚结成一颗小青果子,离成熟还差十万八千里,甚至接下来远不到能放松的时候,一个不小心,这么多年的辛苦就白白浪费了。”

阿罗这话很真心,甚至带着一点儿抱怨。

杨蕴秋:“…………”

他一点儿都不想要这样的关心。、

他这会儿已经知道,往地球上运送煞气,他每到一个地方,都是灾难重重,全是这家伙的手笔。这手笔太大,大到杨蕴秋根本无法预料他的修为究竟有多高!

阿罗溜溜达达,走到棺材前面坐下:“来,陪我喝酒。当年我没给杨静亭报仇,全留给你来做,多么费心费力,你不该谢谢我?”

喝就喝吧。

杨蕴秋忽然也很想大醉一场都市之最强纨绔TXT下载!

虽然喝酒的地方,有些奇怪,虽然时间也不太正确!作陪的,更是连人都不是!

酣畅淋漓的大醉过后,任芳带走了付宁。

不知道还有没有再见之期!

…………

“大哥,那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杨蕴秋摇头,开着飞船把杨艳和朵朵送回善明学堂。

“那……大哥。现在这个陛下,是真心想给父亲报仇,才杀了自己的哥哥?还是说,他就是想要那个位置?”

杨蕴秋失笑:“你想这些无关痛痒,不相干的东西做什么?”

的确。这些都是不相干的小节,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人生在世,其实糊涂些没什么不好,就像他,身负血海深仇,却丝毫没有丧失理智,甚至连报仇。也像玩笑。

别人见了,恐怕会觉得不妥当,他却很高兴。

“我回善明学堂,以后可能会考科举哎,总要知道未来的老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才好。”

“如果阿艳考科举,将来进入政事堂。你就知道未来的老板是什么人了。”杨蕴秋拍拍妹妹的小脑袋,“现在的延国,固然比不上当初,但强国这种事,也不能只是指望皇帝。你们都可以试一试,看看能不能拥有一个强大的国家。”

“那大哥要去哪里?”

“周游列国。”

杨蕴秋笑道。

他打算周游列国,最起码要去看看阿罗口中那个——父亲红颜知己生下来的孩子!他不大乐意多一个兄弟,却更不愿意承认父亲的魅力不够,不能让一个漂亮的长公主为他拒绝别的男人。

真矛盾!

去各个国家看看,然后回地球,回到奶奶身边去,安安静静地陪她一段时间,奶奶的年纪毕竟大了,岁月不饶人。

希望阿罗不要继续给他添麻烦才好。

还有,他需要一个温柔大气的妻子,再生两个孩子,最好一男一女,不能的话,两个儿子也行,两个女儿就比较麻烦。

说不定他将来还得一个人和要娶他的宝贝女儿的男人们斗智斗勇。

闲来——去周游位面!

别人旅游,最多到月亮上去,他却是宇宙任遨游,连其它位面都是想去就去的。

载着妹妹飞行,杨蕴秋明显感觉到体内灵气暴涨,神魂震动,顺风顺水地成了八品修士,接下来的修行,恐怕会开始变得艰难。

不过无所谓,修行本身就是乐事。

二十年,匆匆一瞬间。

杨蕴秋还是老样子,有一张俊美年轻的脸,伍月的年纪的确是很大,很大了,不过,牙齿依旧整整齐齐,头发也白的透亮,去年孙子终于结婚,给她生了一个重孙。

就是孙媳妇一样姓杨。

这一点儿让老一辈的人,有点儿犯嘀咕,毕竟同姓不婚嘛,不过孙媳妇温柔贤惠,又会照顾人,对老人也好,老太太就不讨人嫌,让孙子和孙媳妇不高兴了鉴宝风云。

老太太挎着菜篮子回家。

隔壁邻居见了赶紧搀扶着走了一段,笑道:“老太太,怎么不让保姆去?你孙媳妇呢?”

“我闲不住,要是连这点儿活都不干,也太没意思,我孙媳妇就喜欢吃我做的菜,当初怀孕的时候,她谁的饭都不愿意吃,就吃我的手艺。”

邻居也笑了:“老太太有福气。你孙子呢?”

“出差,说是晚上回家。”

她孙子在另外一个时空,还是个清朝末年的时空。

炮火纷飞。

杨蕴秋坐着船乘风破浪,他那群学生都显得比他老的多了,不过正是男人生命里最好的光景,一个个的,精力十足。

“要我说,我还是喜欢打仗,一天不动枪炮就好像少了点儿什么。”

高铭站在舰炮前面,哈哈大笑。

王逸蹲在后面拿着笔记本不停地敲敲打打,不理会他们闲聊,忽然一抬头:“老师,张建生死了,你知道不知道?”

“张建生?”

杨蕴秋一时没回忆起来,“是谁?”

王逸挑眉。

“哦,是他。”

也不能怪他想不起来,他一天到晚到处跑,中国外国,现代古代,未来异界,今天和仙女喝茶,明天和精灵跳舞,哪里还想得起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物。

“怎么死的?”

张建生年纪可不算大。

“张洪仕途不得志,张家倒了,张建生不甘心,一直想翻本,结果事事不顺利,做生意拼命赔钱,后来干脆沉迷赌博,听说老婆孩子还卷了他的家产跑走,前几天才听说他一个人死在家里,好几天尸体发臭,才让邻居发现报警,警方说是酒精中毒醉死了,不知道具体原因。”

杨蕴秋点点头。

他心里清楚,上面有些人想借打压张家来讨好他,不过,那些人可能顾忌张建生好歹和他有血缘关系,并未对他出手,还给他留了一份家底。

要是张建生肯好好经营,应该能过得极好,奈何,他不甘心!

杨蕴秋是世界知名的大科学家,大发明家,身价已经无可估量,他却守着小公司,守着小产业过日子,怎么可能乐意?

“行了,做你们的事,晚上我还要回家陪我奶奶吃饭,如果耽误了,罚抄二十遍校规!”

“老师,这么多年了,您给点儿新鲜的不成?”

杨蕴秋不理他们,要什么新鲜,管用就好。

他有一种预感,或许这一次回家,他就能退开长生久视的大门,只看阿罗最近都没给他捣乱,让他始终顺风顺水,就可得知。

只是不知道推开那扇大门之后,阿罗究竟想让他做什么?

还是说,路上寂寞,那只魔只想抓一个倒霉鬼同行?

我要说两句 (0人参与)

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