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零六

小说:撕心裂肺的痛苦作者:愤怒的小小蜗牛更新时间:2019-05-19 19:50字数:179063

张帅在林秀芹的坟前呆了三天三夜,也流了三天三夜的泪。这天是第四天了,就在张帅准备离开时,只见有三个人推了一辆架子车,车上放着一个捆着口的麻袋,从外观上看好像是一个人被装进了麻袋。张帅留心察看那几个人的动向,只见他们来到一块荒地上,从架子车上取下铁锹挖起了土。没多大工夫,一个坑就挖成了。三个人把架子车上的麻袋抬下来,扔进了坑里,然后开始添土。这事有蹊跷,张帅老了,对付三个人已力不从心了。他只有暗中观察,暗中跟踪,只到把那三个人的家门认清后,就还回了府衙。来到儿子忠孝的书房,用毛笔在纸上写清了事情的经过,时间,地点及住址。写完后张帅用镇纸石将纸镇住,就抽身离去了。张忠孝看见纸条后,就命捕快刘只带领衙役,到出事地点,果然挖出一具三十多岁的男尸。捕快刘只派了二名衙役看守尸体,剩下的衙役,刘只领着按纸上写的地址,抓了一男一女。男的叫石柱,二十九岁。女的叫玉兰,今年也是二十九岁。玉兰的丈夫就是被埋入泥土的死尸,她跟石柱是关系。那么玉兰为什么要叫人害死自已的结发丈夫呢?经过张忠孝的审问,知道了故事发生的来龙去脉。原来那个叫石柱的男子是这一带的花花公子,父亲在府城开了家很大很豪华的酒店,家里很富有。石柱又是独子,备受宠爱,虽己成家,可还是在外寻花宿柳。身边经常有一帮混混,帮着石柱在外面胡作非为。这不,狐朋狗友又来找他出外打猎。他所说的打猎,可不是兔子山鸡,而是美女。石柱领着一班混混跑了一上午,也没有撞上一个有姿有色的女人。近中午时分,石柱带着这帮混混来到一小酒店,准备吃酒喝茶。斜眼一看,酒店的对面有一绝秀女子在倚门而望。他在望什么呢?原来丈夫在外面做生意,捎来家书,说是今天回转家门。石柱看的呆了,惹得这一帮混混都朝对面的女人看去。“不喝酒了,会女人去了。你们慢慢地喝,吃好喝好,一会我回来算账。“说罢朝对面走去,来到女子跟前施了一礼。说“这位大嫂,因为赶路,口渴的紧,能给我杯水喝吗?”女子看石柱长的还不错,又懂礼,就让石柱进屋了坐下,倒了碗水端到石柱跟前“请喝水。“石柱把碗接过来后放在桌子上,一把将女人搂在了怀里。女人开始还有些挣扎,后来也就半推半就成全了好事。过后,各整衣襟。女子说“你好大胆,敢上我,一会我丈夫就回来,怕是要宰了你的。”“他敢,你知道我是谁吗?我是石柱,你没听说吗?““哎呀,你就是一天牵狗架鹰的石柱呀。实在是羡幕地很呐,你快走吧,有机会再来。”临走石柱从袖袋里摸出一个十两的纹银,递到女子手中问道“你叫什么?““玉兰一来二往,俩人结成死党,玉兰的丈夫就成了多余。石柱有心将他弄死,可自已又下不去手,就花银子雇了三名杀手,将玉兰的丈夫先打昏后活埋。没想到的是他们的行动,让张帅看的一清二楚,最终全部落网,等待他们的将是最严厉的惩罚和最公正的审判。(写到这加上尾,《撕心裂肺的痛苦》就全部写完。感谢起点中文网给我一个文学创作的平台,也感谢起点中文网编辑对我的支持和鼓舞。谢谢了!)。”

手机用户请到.阅读。

我要说两句 (0人参与)

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