玲珑骰子安红豆(6)

小说:帝君控:小妖乃神族作者:鸢舞更新时间:2019-05-19 19:46字数:182277

好死不死的,这时远处飘来一朵青云,人未到而声先闻:“你两个跑这来做什么,叫我一顿好找!”

一声青色翠竹长袍的江疑轻轻落下云,刚走一步便愣住,他还没来的急赶忙得转身,有人先他一步用自己得黑袍子将湿漉漉的少女裹成了人肉粽子。

江疑一扇子挡住眼,一边转身一边说,声音里遮不住笑意:“非礼勿视,非礼勿听!新娘子的喜袍放在大殿门口了……你们,继续。我先回去等你们。”

落落明白过来,立刻囧了。

辰一给她施了个法儿,把她身上弄干,二话不说就带着她飞回神殿。一路上,气压低得吓人。

*

前院的百年梧桐杆上挂着单人秋千,是前些天落落要求着辰一做的。

落落坐在秋千上,一袭红色和天际的霞光交相辉映,脚尖点在地上,有一下没一下的摇晃。脑袋垂着,看着青石板上明晰的一道道痕迹,宛如逝去的慢慢光阴。屋顶上时不时传来雀鸣,不觉素日的清丽,听得她心里凉凄凄的。

辰一自上午进了屋,就再也没出来过。

她看了看紧关的房门,胸口一阵堵得慌,皱起眉。

他到底在置什么气?

直到第二日,天族九殿下江疑去而复返,看到红裙子小姑娘还坐在秋千上,不禁“啧啧”两声。

“怎么,还在闹别扭?”他摇着扇子站在落落跟前,迎着光,可以看到他儒雅的笑容。

落落单手搭在秋千上,抬头看了看他,没说话。

这叫闹别扭么?

闹别扭好歹有个爆炸源的好不好!

江疑静了几秒,反倒笑了。他在旁边的青玉石头上坐下,望着天,眼神逐渐放空,似是想起了什么遥远的时光,慢悠悠的声音仿佛从封尘的苍穹传来。

“我一万岁那年去凡界历练,那时候叫南齐,是一个三品官员的小儿子。南齐八岁时认识了童盈,一个二品侍郎家的小姐。两人一起长大,渐渐有了感情,南齐二十童盈十六时,两家订了婚。可是命格之中,南齐二十一岁时死于非命。我按照安排回了九重天,不久却听说妖族有个公主跑去北海杀蛟龙取珠子,为的是救一个横死的凡人。”

落落不知道他突然讲这个是做什么,愣了愣,反应过来便问:“你是南齐?”

“不。南齐在他二十一岁那年就死了。”江疑低着头,看着手里一根猫尾草,毛茸茸的草颠儿一颤一颤的,“我当时听了那事,没放在心上,第二日才知道童盈是妖族的那公主顽皮,跑到人界假扮的。只是她从头到尾都不知道南齐到底是谁。我提着剑赶到北海的时候,看到妖族的士兵抬着冥亡用的花床,伴着一路哀乐从海里走出来,花丛中的少女满身血迹,只有手里攥着的蛟龙珠子隐隐发着光。”

江疑的声音如死水,不似辰一那边置身事外了然一身的冷淡,而是极度绝望和无限凄凉后,仅剩的无可奈何。他一身青色长袍,落日余晖下满是孤寂和凄凉。数万年的孤独和寻觅,是再美的景再亮的光也无法照亮的。

落落听着到这里,呼吸一滞,开口说话,声音竟然有些颤抖: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啊……南齐那傻子才发现自己真的是爱上了童盈。”江疑沉默了好久,站起身来,背对着落落,声音有点飘忽,“姜姑娘,你过些日子恐怕就该应劫了吧?好好修行。”

她这些日子也隐隐感觉到不对劲,却一直不知道哪里不对劲,今天终于明白:应劫,应劫……

他走向大门,又顿脚,没转身:“姜姑娘,认识辰一这么久,除了你,我没见过他这么在乎过谁。”

落落下意识的张嘴,却不知道说什么。

辰一很在乎你,所以,不要拿你的安全开玩笑——她知道,他想说的是这个。

**

作者有话:

对不起,家里出了点事情。昨天承诺的2000+没有及时给上,今天也只有一千。

等事情处理完,会尽量多更。

我要说两句 (0人参与)

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