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精卫记(下)

小说:风月龙神作者:肖玉龙更新时间:2019-05-19 19:44字数:1048935

巫妖大战开始了。

身为妖王的唯一子嗣,又拥有融合精卫天火和煞气的太阳·精火,我本该出现在战场的第一线。

我没有!我以身体不适为由,安静地呆在自己的家里,几天没有出现。

谁都知道东皇太一家的女儿是天不怕、地不怕的人物,只要是有架打,绝对会出现在第一个。谁也不会想到,我其实一点事情没有,单纯是因为害怕而躲在家中……

父亲也不知道。甚至还派了许多妖族的妖医来查探我的病情,可惜一无所知。

我没有质问他,或许这一次我真的怕了。后羿没有理由骗我,像是这样的谎言,他这样的脑子,应该认为我会回家立刻询问父亲。然后,谎言就想是蒲公英的种子一样,“呼”地吹它一下,全部飞走。什么都不剩下……

所以,我没有。

事实上,我在心中已经开始怀疑父亲……怀疑这一辈子我最爱,也是唯一爱着的人。

由于长久的思索这个恼人问题。纵使已经修炼心性的我,还是头疼欲裂,我感觉自己的心魔真在滋生,想要寻找到父亲,询问他的修炼经验,已消除自己的心魔,父亲的实力那么高,我相信他肯定有足够的经验。

由于我的身份,守门的侍卫并没有阻止我接近父亲的房间,甚至连通传一声的人都没有。

不过,这也使得我接下来陷入一种更加生不如死的境地。

隔着老远,我看见站在花园里面的父亲,手中执着一把金色的神弓,弓身上面刻着两个乌黑大字——射日。

射日弓?!我当场就愣在原地,回想起后羿说那句话的时候,那种狰狞与痛苦的神情。我知道,看来一切都诚如他所言——父亲将射日神弓和落日神箭借给了巫族,并示意他们可以利用这把神弓来刺杀那几名不孝子弟!

并且以此为理由,不由分说地对巫族展开了猛烈的攻势……

巫族怎么解释?东皇太一将射日神弓和落日神箭借给巫族,以此斩尽自己的九个儿子?这样说出去的话,谁能够相信?

我再也忍不住,冲上前去,卯足力气揪住父亲的领口,责问他为什么用九位兄弟的死,换来一个“师出有名”的正面名声?难道说,打赢这场战争的意义,对他们来说是如此的重要吗?甚至超越了自己的子女?

父亲在我的质问之下,选择了长久的沉默。一直等到我消声的时候,这才说道:“我们大人身为上位者的行为,大多都属无奈之举。哎……你们这样的小家伙,又怎么能够看得清楚?有时候……抛弃一些东西,不一定就是罪过。”

我一阵阵的眩晕,几乎不敢相信这是一向慈祥的父亲说出的话。

我开始变得疯狂,原本就不是很稳固的道心,彻底被心魔侵蚀。我大声叫嚷着,离开了家,离开了那个近乎让我发狂的地方……

我开始怨恨世间的一切,寻找到几位兄弟陨落的东海,想要用石头将它们填满。以此发泄我的怒火。我没有办法责怪我心爱的父亲,哪怕只是一刻钟的时间。

等到我终于要将东海填满的时候,有一个人忽然找到了我。他说自己可以代替九位兄弟,作为我的弟弟。我很诧异他的举动,可是他并没有做出解释,而是直接抓住我的衣袖,带我来到三神山上面。

我自然感觉得出,这个人的实力绝对在我之上。如果他对我有什么敌意的话,恐怕老早就做出回应了。

刚来到三神山的时候,发觉这里果然是山明水秀,一片怡然的风光。群兽们各自管各自的生计,相处起来也是异常的融洽。甚至我和这个莫名其妙认我做姐姐的弟弟,关系也逐渐亲密起来。直到某一天,我遇到了那个宿命之中的对手。

它叫做九头蛇,原先那个大陆上面,少有的匪类神兽。妖族分为神兽和妖兽,我们这样的神兽在父亲的带领下聚集成一团,称为正统的妖兽,而像是九头蛇这样的野地出身,凭借自身修为修炼的家伙,我们称之为匪类。

匪类归匪类,九头蛇既延续了匪类的天不怕、地不怕的作风,并且还有足够的实力作为后盾,终归还是在某一天会占山为王,称霸一方。

因为父亲的关系,我十分痛恨这种争霸什么的愚蠢行为,九头蛇的举动,很快引起了我的反感。不过,我并没有去与他当面去对峙他,原因很简单,我既然痛恨这种争霸的行为,一旦我要击败它,自己岂不是也深陷其中?

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,九头蛇却帮我解决掉了这个麻烦。因为它居然主动找上了我!

我很惊讶,却看见九头蛇身边却出现了两个人——伊邪那歧命兄妹。他们是整个三神山最老的一代人,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妖怪。他们只是对我说,需要我的帮助。其实我不知道,那时的我已经落入他们的圈套。

他们将九头蛇所干的错事罗列出来,并且还给我展示了一下那些森森的白骨,以及那些令人作呕的的血腥尸体,一下子将我心中的压抑激发出来。不行,我要打倒九头蛇,我要终止这场无聊的争霸游戏!

在出云山上面,我和九头蛇进行了终极一战。他们说,只有运用我的融合了煞气的精卫天火,才能够对抗九头蛇的潮汐之雾。

终于,我开始和九头蛇进行最终的一战。九头蛇和我都和讶异对方的实力。我的精卫天火里面,太阳·精火早就和煞气融合,威力自然异常强大。同时,九头蛇的潮汐之雾也隐含了几种强大的寒魄之力。

我们的水火交融,形成巨大的灵气巨涛,澎湃地向着四面八方狂涌而去。天空被我们的水火之力,凭空炸开一条缝隙,在那缝隙打开的一瞬间,一道身影向着缝隙里面飞去。我看清楚了,居然是伊邪那歧命兄妹。

这时候,我终于明白过来。原来这个地方,居然是联通魔界的地方。伊邪那歧命之所以让我和九头蛇对憾,就是为了运用我们的力量,打通这个空间通道!

魔界有什么好的?我不懂,但是随后天际就开始刮起强烈的疾风,电闪雷鸣之间,一道手臂粗细的闷雷,直接击在他们的头顶。

这时,他们才终于从天空之中掉落下来。我和九头蛇也停止了动手,我们都明白,彼此是被他们利用了。

事后也非常简单。我们将伊邪那歧命兄妹囚禁在了灵煞洞之中。而我,也应该这次的战争,正式成为一半三神山的君主。

我的心情,说不上高兴,也说不上开心。只是面对众人膜拜的时候,忽然明白父亲为什么想要统一大陆,君临天下了!原来,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奇妙……

在我的奇怪兄弟——虚座的帮助之下,一座崭新的宫殿出现在我的面前。

虚座说,我现在是身份不一样了,所以名字也必须要更改一下,以前的精卫太容易让人识别出来。想了好一阵子,我终于知道自己应该叫做什么名字了——天照!天上能够照耀大地的人,就是我——天照大御神!

我的理想,也由原本的能够平平淡淡的生活下去,变成今日的——我要证明给父亲看,没有任何的牺牲,我也可以用自己的双手,创造出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!

殊不知,更加艰难的考验正在无形当中向我袭来。

不知道几千几万年,申公豹,这个几乎一手促成我下半生人生转变的家伙,出现在三神山之中,寻找能够帮助他逆转封神战役的盟友。

我和九头蛇的意见倒是十分统一:绝对不参与大陆的战斗。我是由于那里会让我想起种种不开心的事情,至于九头蛇,我不明白它的想法……

申公豹仍然不甘心。我从和他短暂的言谈当中,发现他是一个非常有理想、有抱负的人,只是性格实在谈不上什么光明磊落。他明白凭借自己的实力,想要说什么逆天而行,只能是痴人说梦,但是他更加不愿意屈居自己的师弟——姜子牙之下!

在他不断徘徊在天照神殿和出云山之后,终于让他找到了一个地方——封印着伊邪那歧命兄妹的地方。

他出于好奇,解放了那两个愿意为了无穷的实力,放弃自己一切的狂人。

伊邪那歧命兄妹不算是什么高人,但是这些年为了解开我和九头蛇施展的封印,算是费劲了心力。最后也促成了他们半流质的身体,谁都不知道他们是如何修炼过来的。

申公豹给他们带来的是混沌之气的修炼方法,这种方法的威力奇大,同样的,修炼的途径也是艰险万分,混沌之气,需要的就是阴阳调和。和当时我的至阴之体、太阳·精火不同,我只需要融合一些太阳·精火就可以达到阴阳调和的目的,但是混沌之气不可以。

这种混沌之气,必须要找一个几近相同的个体,进行两个人之间的相容。完全平等的至阴至阳,使得在出现危险之后,完全不能放弃。只有仍由那些吞噬的力量,将自己完全覆灭。

伊邪那歧命兄妹并不在意,他们甚至觉得能够有一成的机会成就混沌之气的体质,也可以用生命去赌一把。当然,结果就是他们完全抛弃了自己的身体,成就半成功的混沌之气——也就是现在的气态的伊邪那歧命和伊邪那美命。只要交·媾,就能产生足够的混沌之气。

交·媾归交·媾,不过在那之前,伊邪那歧命兄妹依旧敌不过我。我也就没有多大的担心。

直到申公豹又将九头蛇找了过去。原本他以为,伊邪那歧命和伊邪那美命既然为兄妹,那么一阴一阳,自然可以轻松的结合,成为真正的混沌之体!但是没想到两个人结合之后,居然会成为这个不人不鬼的东西,而且还到处追杀自己……

九头蛇自然不会愿意成为第二个实验体。即使伊邪那歧命兄妹目前的实力大增,但是他们失去的更多。一个没有完成的实验,九头蛇自然不会那么傻……

也不知道老天是帮着申公豹还是怎么说,在他失望,准备离开那里的时候,原本恼羞成怒的伊邪那歧命兄妹主动找上了他。要求他用阐教的秘法,交换自己的性命。申公豹倒是无所谓,他只提出了一点要求——让伊邪那美命勾引九头蛇,作为自己第二个实验体。

伊邪那歧命兄妹答应了。

作为交换,申公豹将所有厉害的阐教法门,全部教授给了那两个疯子。他们从中得到了紫邪欲气的修炼方法,功力大进的同时,自己也身中欲气的毒气,伊邪那歧命中的是杀戮之气,不管什么时候他都会充满杀戮的意念。伊邪那美命中的是淫·欲之气……

运用这种紫邪欲气,伊邪那美命勾引了九头蛇,成为他的奴隶。并且将已经被她迷惑的七荤八素的九头蛇,甘愿成为申公豹的实验体……

九头蛇爽快地答应下来。

这个时候,申公豹是想到了既然异体的混沌之气锻炼不出来。那么,就运用一个人的阴阳之气作为调和,顺利制造一个完整的混沌之气……

他让本来身为神兽的九头蛇,开始修炼一种“七子黑魔功”。这种威力奇大的魔功,不仅需要利用活生生的童男童女,炼化成为活祭之气吸入自身体内,同时对自己的身体也是一种伤害,伤人亦伤己!

每次七人,一共七次,加上七个轮回,也就是九头蛇必须吸收三百四十三个童男,和三百四十三个童女的活气,才能够练成魔功。速度极快的同时,也在三神山留下一个遗臭万年的骂名,只是紫邪欲气冲头的九头蛇,已经顾不上那些了。

魔功初成的那天,申公豹满心欢喜,想要看看第一个刻意修炼成混沌之体的神兽,会是什么个样子。如果成功的话,封神战役的胜利就指日可待了。

这一次他彻底失算了。

九头蛇陷入一种癫狂之中,由于狂化成为魔身,本身的实力又还在,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了它的厉害。哪怕是伊邪那歧命兄妹的紫邪欲气也无法抵挡,至于混沌之气,他们才不会为了这点小事,轻易使用出来……

身在天照神殿的我,才收到这个消息,可惜已经为时已晚。我敌不过这时候的八歧大蛇,更不能对杀戮成魔的八歧大蛇视而不见,只好委派一向好吃懒做,沉迷在酒池肉林中的虚座道人,前去收复这只魔物。

当晚,申公豹就再次找到了我。

“我们合作吧!”他说。

我站起来,想要杀死这个无耻之徒,却闻见一道奇香。我不知道这是什么,只是拥有如此实力的我,居然逐渐失去了知觉。在睡梦当中,我感觉到魂魄一阵阵强烈的撕扯。接着,就看见眼前的一片血红……

我,竟然分离成为两个人……

一个全身金色的大鸟,全身被一道金焰包裹,看上去很像原先在天上的我。另一个则浑身墨黑,显得瘦骨伶仃,娇弱非常,但是却明显是个人型!

“哈哈,你是精卫,你才是天照!只要是人,只要是有邪念,就是阴。我真傻!原来魂魄离体术的作用,竟然是这个……哈哈哈哈!”申公豹哈哈大笑道,嘴角留下一丝血脉,苍白的脸颊看上去仿佛是个病入膏肓的老者。

“你找死!”我大叫道,却只能发出一声清脆的鸟鸣。一道火焰光波,从我的口中蔓延向申公豹的身体。

申公豹这次居然躲也没躲,只是仰头哈哈大笑,好似大厅当中弥漫着的焦糊味道,并不是他的身体:“你知道么?现在的天照虽然孱弱,但是只要慢慢强大起来,强大到你和她的实力相平衡,你们就可以进行融合了!知道吗?那时候,才是真正的混沌之气……可惜啊……可惜我肯定看不到了!”

申公豹逐渐变成一堆飞灰,而我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邪念体——天照。这种感觉很奇怪,我们既是一体,却能如此直视着对方……

“邪念……吗?”我暗暗心惊。我现在的实力,完全可以消灭她,但是我不忍——这毕竟是自己的一部分啊!

如果不对她加以管制,我又害怕她做出什么错事。

动摇了片刻,我终于想到了一个主意——精魄。

精魄的意思,就是三魂七魄的精华。只要我得到了天照的精魄,她的实力受损不说,我还可以间接利用精魄遥控她,如果她做出什么错事,我会将精魄毁去,让她永世不得超生!

她似乎也明白我的作为。如此弱小的她,根本就承受不住我的攻击,被我取走了精魄。

我不想大家发现我已经不是原先的我,找到传说当中的八咫光谷,隐居在山岭之中的通天巨树当中,悠然自得地修炼着。

直到那一天,一个男人的实力引起我的关注,他就是——张子轩。

我要说两句 (0人参与)

发布